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回复

潭河峪的那些事儿(1-4)

[复制链接]

10万

主题

10万

帖子

3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19045
发表于 2016-12-30 15:4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草榴原贴地址: http://t66y.com/htm_data/20/1612/2194725.html
第01章 小宝被蜇了
潭河峪没有河,只有几条弯弯曲曲的小水沟。七队儿在山坡上,有一条敞亮的大道,两边是一片古朴的平房。没有车水马龙,没有高楼林立,这里的生活惬意舒心。没事的人常在胡同口刘大家小卖部聊天下棋,孩子们常去不远的小山丘打闹嬉戏,无忧无虑。
天气正是八月艳阳高照,正午的日头烤的人身上快要冒油,闲着的人大都睡着午觉,孩子们却不安分。后山坡上两个五六岁的小娃子正挖着土坑,好像感受不到烈日的炎热。
「我去那边尿尿!」说话的是老何家的小宝子,长的虎头虎脑。小宝一蹦一跳跑到一片花丛后,掏出小鸡鸡畅快的尿出来。旁边几朵大黄花吸引了小宝的注意:「妈妈可稀罕花了,要是把这朵花摘回去给她,妈妈一定高兴!」小宝这样想着,便伸手去摘。谁想花丛中飞出一只蜜蜂,被小宝一搅合嗡嗡的落在小宝的鸡鸡上,狠狠地蜇了一下!
「啊呀!」小宝疼的一哆嗦,他哪见过这个,吓得哇的哭出来了,大叫着撒腿就往家跑:「妈妈妈妈,疼啊!」和他一起玩的乐乐也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,小宝已经跑开了。他家就在山坡下胡同里第三家,左邻右舍听见哭声都出来瞧瞧孩子出了什么事。小宝一溜烟跑到家门口,一边拍门一边哭喊:「妈妈快开门,疼死了,妈妈开门啊!」
隔壁马田家的媳妇尤兰花先跑了出来,关心的问:「小宝子怎么了,你哭什么呢?」边问边上前拉小宝,小宝只是哇哇的哭。兰花一看,小宝的小鸡鸡还露在外面,已经开始发肿了,自己吓了一跳:「哎呀,这是怎么了?小雀雀咋肿了呢?小宝啊,这是咋了?宝他妈,快开门啊,你看宝娃这是咋了?」
一会儿,听见院里房门开了,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:「来啦来啦!」
女人悦耳的声音传出来,接着院门打开,出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妇女,正是小宝的妈妈姜美莲,面色红润,还挂着几颗汗珠,披着一件肥大的衬衣,扣子还没系完,丰满的胸部隐隐可见。小宝「妈妈妈妈」的大叫,美莲一看吓了一跳,儿子的小鸡鸡已经肿的发紫了!
「这是怎么了呀?咋肿了呢?」美莲关切的问。
「看样子怕是让蜂子蜇了,应该没大事,涂点药消消肿就好了。」兰花说。
说话间乐乐也跑了回来,扑到兰花怀里。兰花问乐乐:「儿啊,你们又去后山玩了吧,小宝是让蜂子蜇了不?」乐乐瞪着大眼睛点点头。
「臭小子又跑疯,挨蜇了吧,疼不疼?」美莲蹲下身摸了摸儿子的小鸡鸡,小宝依然是哇哇的哭。
「别说孩子了,没啥大事,上点药就好了。你也是,这么一会才开门,赶紧进屋吧!」兰花站起身。美莲和兰花关系好的像姐妹,平日里兰花对小宝就像自己的孩子,知道没大事松了一口气。
「我……我睡觉呢,午睡啊,睡得死,这天……这天太热……」美莲眨眨眼睛,低头给儿子提裤子。兰花听美莲的口气有点奇怪,仔细瞧一下蹲着的美莲,头发散乱,脸蛋通红,还呼哧呼哧喘着气,没系好的衣领里依稀可见一对白花花的大奶子,奶头硬的翘起,整个丰满的身子冒着热气。兰花一歪头,看见美莲裤裆下湿了一片,心里明白了七八分。
美莲起身拉着儿子往屋里走,兰花让乐乐先回家,自己也要跟进来。美莲忙说:「没事了,我给他上点药,你回去歇着吧。」兰花一歪头:「我也关心咱小宝,看着他上药。」说着领着小宝就往屋里进。「哎呀,你……」美莲拦不住,也就关了门跟进来。
「莲姐,找点红花油什么消肿的药,宝儿的雀雀都肿成小萝卜了!」兰花冲美莲说到。美莲找来了消肿的药给儿子上药,兰花在旁边一边看着一边瞟着姜美莲,又瞟了瞟美莲的裤裆,嘴角忍不住浅笑出来。
「莲姐,这肿成这样不会烙下什么毛病吧?看把咱小宝疼的!」
「屁话!瞎说什么呢!不就蜇了一下,过两天就没事了!」
「这蜂子也真厉害,蜇了马上就肿,应该马上上药的,在门外耽误了半天,姐姐也不早点开门,我都出来了,姐姐还睡觉!」
「不都说了我睡死了吗……」美莲低着头,不敢看兰花。
兰花一抿嘴,往美莲身边凑了凑,笑着说道:「是吗,睡得真香,睡得俩葡萄粒都硬起来了,睡得裤裆都出水了,呵呵!」
美莲的脸蛋刷的红了,「你胡说什么?」
「哈哈哈!」兰花笑得前仰后合,靠在美莲耳边说:「莲姐,是不是老何长时间不在家,想爷们了?大白天的,自己在家扣啊!」
姜美莲大窘,「一边去!别瞎说!去给我拿条毛巾,给小宝擦擦。」
「瞎说?难道——屋里藏着一个?」
「别瞎说了,孩子面前说什么呢!」姜美莲打了一下兰花,羞得不行了。自己本来是在睡午觉,可天太热了,就脱了内衣,躺在床上也睡不着,想起了自己的爷们老何。
老何在山沟外头的矿厂打工,离家挺远,每个月末能回来一趟,平时吃住都在矿上。美莲这个年纪,怎能不想自己的男人?躺在床上闭上眼,脑海里都是与老何亲热的画面。老公的大阳具像猛兽,像怪物,狠狠地在自己的身子里进进出出,要把自己刺穿,刺透!
「老何啊,你啥时候回来呀,莲想你啊!」美莲心里呼唤着自己的丈夫,手指在自己的肉缝里扣弄着,回想起老公每次回来在自己身上发疯似的弄自己,啃咬着,捏弄着,要把自己干散架一样!就在自己要尿了的当间,外面传来了儿子的哭声,身子仿佛从山头掉落谷底,半悬着贼难受,可孩子要紧,只得披上衣服跑出去。
此时被兰花看穿,美莲是又害羞又难受。给小宝上了药,哄儿子睡去,自己出了里屋。兰花跟出来问道:「老何多长时间没回来了?」
「快一个月了,这几天就应该回了。」美莲低着头,一边洗着毛巾一边说。
虽然和兰花无话不谈,可这种事还是不好意思。
「真是苦了姐姐,一个月就那么一两天在一起,这叫啥日子啊,你们应该想个办法。」
「想啥办法,挣钱要紧啊,小宝马上就要上学了,用钱的地方多着呢。」
「你不能隔几天去趟矿厂,或者让老何干点别的?」
「咋去啊,让别人看见咋说,老娘们憋不住了大老远找爷们来……亏你想的出来!」
「嘿嘿!那,有没有想过偷偷找一个呀?」兰花凑近前来笑眯眯地说。
美莲一听,瞪了兰花一眼,「说啥呢?我哪是那种人啊!老何为了这个家在外面拼死累活的,娘们在家能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?天打雷劈啊!」美莲总是想自己的爷们这不假,可从来没想过偷汉子,那种事在她看来是死也不能做的,对不起老何啊!
兰花忙说:「是是,莲姐姐是好媳妇,开玩笑嘛!莲姐这辈子只跟着老何一人,真是他修来的福气呀,这小脸蛋,这肉乎乎的身子,我看了都馋啊!」兰花说着在美莲胸前两坨肉上捏了一把,俩人打闹在一起。
第02章 浴盆里的激情
时间在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中流逝,炎热的天气慢慢退去。要说这天气可真是让人捉摸不透,晌午还艳阳高照,下午却慢慢爬上了乌云,快到傍晚竟然下起小雨来。兰花和美莲唠了一会儿赶忙回家收衣服做饭,看着淅沥沥的小雨,不知道马田啥时候能回来。
马田起早就去遛山了,两口子在山脚下有一片稻田,前年还在后山买了条小河沟,贩卖鱼虾又挣了一点钱。马田在后山沟下了几个坞子,只是要走二十来里地才到,他早上带点干粮,顺道去山上转转,打点野味,晚上回家。这一下雨兰花有点担心,在山里偶尔会遇到野猪,马田有时带着家里的大黄狗一起打野猪,但今天是自己一人上山的,大黄在窝里懒洋洋的趴着呢。
做好了饭兰花并没有吃,儿子乐乐看着电视也不饿,外面的雨越来越大,夜色也渐渐降了下来。兰花陪着儿子,心里想着马田。忽然听得大黄狗汪汪地叫,兰花赶紧开房门,果然是马田回来了。马田浑身湿透,拎着一个大麻袋,大步跨进屋来。
「你可回来了,我都着急了,再等一会我都要去找你了,都湿透了吧,赶紧擦擦……」尤兰花一边接过马田的麻袋,一边关心地说。
「什么他妈天,白天好好的,这会儿下大了!但是今儿爷高兴,看看爷给你弄回来啥了!」马田脱下湿衣服,脸上充满笑意。
兰花打开麻袋,嚯!得有半袋子河鱼,还有一些蛤蟆喇蛄,真不少!留点吃的明天到镇上能卖个几百块!「这么多啊,真不少弄啊!」兰花也高兴。马田说到:「先吃饭,饿了,吃完饭洗个澡,明儿个我去卖!」马田简单擦一擦叫来儿子开始吃饭,兰花去给丈夫烧热水,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。
一家人有说有笑吃完了饭,乐乐跑去看电视,马田进了后屋,一个大浴盆已经装好了媳妇给自己烧的热水。马田脱掉衣物,跨进浴盆,热水让他劳累一天的身体感到放松,心里暖乎乎的。兰花收拾完进来说:「水还热吗,还有呢,我给你搓背!」说着来到丈夫身边。马田笑道:「热着呢,天这么热,要不是下了雨有点凉就洗凉水澡了。给我搓搓背,再给我捏捏,解解乏。」
兰花给马田搓着身子,一言一语的聊着。马田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媳妇,兰花就穿着一个小背心,也没戴奶罩,虽然没有美莲那么丰腴,也是小有肉感,背心里的两个奶子颤巍巍的,马田侧过身子,不自觉地把手摸向那两坨奶肉。
「老实点!」兰花娇嗔,也没拉开老公的手。马田索性把媳妇一把搂过来,「亲一口!」说着撩开兰花的背心,一口就咬在了兰花的奶头上。
尤兰花的乳房不算大,但是奶头是个宝,生了乐乐后还是粉色的。
马田对着兰花的奶头又吸又啯,一会儿又在奶子上啃两口,嘴里还不停的念叨:「真好!媳妇的大咂儿真软乎,就想咬一口!都生了娃了,还粉扑扑的!」
一边说,手在另一个奶子上也是不停的揉捏。兰花笑嘻嘻的抚摸着老公的头发:「死样,像个娃娃似的,轻点,还想啯出奶来啊!」
「就是好!媳妇的咂儿真大!」马田使劲地蹭。
「少哄我,大个屁!人家莲姐的才叫大呢!」
「美莲的再大,老公也吃不着啊!」
「你他妈属猫的?贱馋的样,谁的咂儿都想吃!」感受着老公的吮吸,兰花脑子里不禁想起白天姜美莲自慰的事,下体不自觉的一抽。
「白天小宝的雀雀让蜂子给蜇了,那会莲姐正在家自己扣自己的屄呢!」兰花忍不住,一边轻轻喘着气一边把白天的事跟马田说。
「真的?也难为她了,爷们整天整天不在家。」马田吐出兰花的大奶头,笑眯眯地说:「要不,你爷们去帮帮她?那对大咂儿不啯可惜了!」搂着媳妇,马田想着美莲那鼓溜溜的胸部。
「想得美!人家才不稀罕你呢!」兰花给了马田一拳。
「那你说我这咋办啊?」马田噌地站起来,胯下挺着一根早已硬邦邦的大鸡巴对着兰花。
兰花充满爱意的用小手握住老公的鸡巴:「先洗澡!」
「不行了,先啯两口!」马田把兰花按到下面,让媳妇亲自己的阳具。
兰花顺势蹲下,笑嘻嘻的瞪了马田一眼,张开小嘴含住老公的龟头,舌头轻舔着马眼,舒服的感觉令马田闭上了眼,倒吸了一口冷气,双手捧着老婆的头。
兰花一口气把整根阳具含进嘴里,龟头直抵咽喉,不断地吐出再吸入,左手轻抚马田的卵蛋,右手环抱老公的身子摸着马田的屁股。兰花愿意这样服侍他,愿意让自己的男人享受到这样的快乐。
马田有点受不了了!兰花这几年完全被自己开发了出来,各种技术总是让自己爽的要命。马田抱着媳妇的头开始用力的挺入,用力地抽插,坚硬的大鸡巴直顶到兰花的喉咙。兰花有些干呕,但她能忍住,她喜欢老公把自己的小嘴当成阴道那样肏干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媳妇啊,太爽啦,你这小嘴操起来太爽啦……使劲啯!」马田不自觉呻吟起来。
马田真的受不了了!他一把拉起兰花,扒下那件撩起来的小背心,又拽下兰花的大裤衩,一把把她抱进了浴盆。其实兰花也受不了了!想着姜美莲的事下体就一直往外冒水!她扶着浴盆边,屁股撅向马田。马田撸了一把自己的大鸡巴,抱住兰花的腰,把鸡巴头顶在兰花的屄门。「媳妇,爷进来啦!」马田「扑哧」
一下把鸡巴使劲顶了进去。
「啊!你轻点!要死啊!」兰花湿漉漉的下体一下子被充满,禁不住叫了一声。
马田开始大力抽插,早已淫水横流的小屄很是润滑,夹裹着马田的大鸡巴。
兰花被瞬间袭来的快感爽的有点站不住,老公那滚烫又坚硬的大鸡巴快速的在自己的下体进进出出,摩擦着自己屄内的嫩肉,又爽快又幸福。她想叫,又捂着嘴怕儿子听到。虽然有几次夫妻俩干事时被儿子撞见,平时在儿子面前也不太避讳,但此时还是不想让儿子进来打扰。
兰花头发散落,双眼紧闭,面色红润,一对奶子随着老公的肏干前后摇晃,屁股翘得老高,生怕老公插得费劲,右腿轻轻抬起。马田搂着兰花的腰,右手抬着兰花的右腿,狠命地把鸡巴一下下塞入兰花的屄里,屄水汗水洗澡水混合在一起,弄得俩人浑身湿漉漉的。
「肏死你,肏死你,啊……真他妈爽啊……媳妇啊,你的屄太爽啦……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你轻点,轻点肏啊,让儿子听见……啊啊啊……老婆也很爽啊……老公真有劲……肏死我了……嗯嗯……」兰花渐渐忍不住了,叫声越来越大,意识越来越模糊,那种透着心的舒爽从脚底爽到头顶,让她感觉想尿尿。
「啊……田啊……加把劲,我快不行了,把我干死,把我干死吧……」
马田也快了!这次肏干上来就是最大马力,毫无保留,他也怕儿子进来。他的腰像马达前后摇摆,他的鸡巴像打桩机一下下狠狠肏进兰花的屄里,越肏频率越快,越肏感觉越爽……
十多分钟过去了,马田的腿有点酸,鸡巴也有点酸,「媳妇,快了,马上就来了,来了……来啦……」马田的鸡巴挂上了五档,飞快地抽插着,兰花也站不住,已经被干的失了魂:「啊……来吧……尿进来……老公我不行啦……」
「来啦!」马田拼了命的往里一搥,一股热乎乎的浓精喷进兰花的屄芯,酥爽感传遍全身!「啊……爽啊……尿啦尿啦……老公啊爽死啦……」兰花再也忍不住了,放声大叫,身子瘫了下去。
兰花上了环,为的就是让马田能毫无顾忌的把精液深深的喷进自己的屄芯子里。她特别享受男人在自己肚子里喷射的感觉,滚烫的精水喷在自己的屄肉上,让兰花浑身直哆嗦。在生下乐乐后不久,兰花就拉着美莲去镇里的医院一起上了环,她想让美莲也能感受这种爽快劲。
两口子刚刚达到顶峰,就听门被推开,「妈妈怎么了?」乐乐听见妈妈的叫喊跑了进来。夫妻俩蹲坐着,强烈的快感令俩人像霜打的茄子瘫软在浴盆里。兰花喘着粗气对儿子说:「妈妈……妈妈在给爸爸搓澡呢……」
「我也要洗澡!我也要洗澡!」乐乐天真的跑过来,趴着浴盆就要进来。兰花拗不过,只得脱了儿子衣服抱进来。乐乐还小,兰花经常和儿子洗澡,只是激情过后,浴盆里还混和着俩人的淫水,兰花也有点害羞。
三口人嬉闹了半天,总算收拾利索。晚上睡在大炕上,马田早早进入梦乡,兰花一直在回味,回味着老公的坚硬,回想着白天美莲的自慰。其实刚刚她还没爽够!这几年她的性欲被老公调教的越来越强,那股子热劲总在身子里乱窜,好像随时都能爆发。但她不忍心再要老公,马田明天还要起早去镇里呢。
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,睡梦中,兰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梦见自己和美莲脱光了衣服赤裸裸的互相扣屄,一会儿自己的老公马田也出现了,挺着大鸡巴一下子就狠狠的肏进了美莲的屄,狠狠地肏.
第03章 大牛初体验
天亮了,小雨还是淅沥沥地下着,看来是一宿没停。尤兰花朦朦胧胧睁开双眼,身边的丈夫已没了踪影:「这么早就去镇里了,也没吃个饭……」兰花心里想着。身上的小背心不知什么时候被撩了上来,怀中儿子乐乐含着自己的大奶头还在睡觉。「臭小子,啥时能长大!」兰花心里挺美。
阴沉沉的天气让人憋得慌,直到下午雨才渐渐停了。兰花正没事,听得屋外姜美莲来找自己:「兰花,咱俩去稻田遛点蛤蟆呗,下完雨肯定蹦出来不少。」
美莲家在马田家的稻田旁有两个小蛤蟆塘,有一些蛤蟆也放在田里饲养,两家关系好,互相帮忙。
两人穿了靴子批了雨衣,来到山脚下那片稻田,绿油油一大片,旁边是一条小水沟,两旁还长着成排的柳树,被雨水洗过令人神清气爽。美莲顺着田埂往里遛,兰花拎着袋子在身后跟着,边走边聊。水里真有蛤蟆!有些蹦了出来,美莲一会儿就抓了好几只。
「小宝的雀雀好点没?」兰花问美莲。
「嗯,肿消了点了,再有几天就好啦,昨天肿的发紫,吓死我了!」
「那就好,我还寻思严重了得去医院,可别留下毛病。宝还小,以后还得娶媳妇呢。」
「是啊,一想到将来他会娶婆娘,跟妈就不亲了,心里还有点不得劲。」美莲露出惆怅的神情。
「你还真是瞎操心,孩儿哪有跟娘不亲的,乐乐现在还吃我咂儿呢,要不不睡觉!」
「啊,乐乐也五岁了吧,还吃啊,你这个样哪还有奶,呵呵!」
「这有什么,好几回和我家马田办事都被臭小子看见了,我们也没回避,那小不点懂什么,过段时间就忘了,等过几年长大了都不稀碰咱!」
美莲瞪着眼睛看着兰花:「你们两口子……真能玩啊……」
说话间美莲已经抓了近半袋子,「行了兰花,抓够了,咱们从小河沟后绕回去。」俩人跨过河沟沿着柳树往回走。转过一个弯,兰花远远瞧见不远处小木桥下有人,仔细一看,竟是一个半大小伙子光着屁股洗澡呢!兰花紧忙拉着美莲俯下身悄声说道:「快看!」
美莲一瞧,羞得脸通红,马上认出那是陈寡妇家的儿子大牛。大牛本来长得很好,可小时候有一次脑膜发炎,烧的有点傻,但身子骨贼结实,十八岁已是膀大腰圆。
陈寡妇家在山下,离这片稻田不远,家里有一片地,本来大牛是来摘菜,结果顺着小河沟跑这来洗澡了。兰花悄声说:「那不是大牛吗,真是脑子不好使,这天气还来洗澡!」兰花仔细瞧了瞧,大牛高高的个子,结实的肌肉,黝黑的皮肤,胯下竟还长着一根驴屌一样的大鸡巴,一晃一晃的,晃得兰花有些头晕。
「哎呦,好大呀!莲姐你快瞧,大牛那玩意咋那么大呢!这还是蔫的,要是硬起来捅进肚子里,还不给捅死了啊!」兰花惊讶地对美莲说。
「呸!小妮子不要脸!啥话都说!」美莲也瞧见了,羞得不行,「咱快走,别被他发现,多丢人!」说着要拽兰花。
「怕啥,人家都不怕露,你还怕看,又不是大闺女!再说他一个半大小子,脑子又不好使,怕个啥!」兰花生性好玩,兴奋的说:「我偏要去逗逗他!」
说着兰花走近大牛,高声喊道:「哎呦!谁家的小伙在这洗澡啊,也不怕人瞧见,羞不羞啊!」
「谁?」大牛猛回头,看见是兰花婶子,忙捂住下身:「兰花婶,我……」
「刚下完雨,咋跑这洗澡?脱得光溜溜,不怕着凉?冻着你下面的宝贝!」
「我……我不怕,我身子壮着呢,冻不着!」大牛说着骄傲的举起胳膊,露出了下面的大阳具。
「呀!还说冻不着呢,看你自己的小宝贝,蔫不拉几都变小了,咋不是冻坏了呢?」
大牛又急忙捂住下体:「我的才不小呢,我……我还见过更小的呢!」
兰花一听来了兴趣,刚想问,美莲从后面拉过她:「行了,别不要脸了,赶紧走吧,大牛你也赶紧回家啊!」拉着兰花就往回走。
「我得去摘菜呢!」大牛扯过衣服一溜烟跑了。
兰花跟着美莲往回走,心里开始琢磨:「大牛说他见过更小的,可是他娘陈玉是个寡妇啊,打小大牛就没爸呀,他见过谁的呢?难道是谁家的小子?可乐乐小宝他们都还小,跟他玩不一块去啊?不是陈寡妇偷人给他瞧见了吧!」想到这兰花觉得小屄一紧,对美莲说:「你先回,我去小卖部买点酒,晚上那口子回来给他解解馋。」
别了姜美莲,尤兰花并没有去买酒,而是径直朝大牛家的田地走去。刚到田头正看见大牛捧着一篮茄子从地里走来,兰花赶忙凑上去:「呦,大牛,穿上衣裳啦,这是要回家啊?婶帮你拿。」
「喔,不用了,我能拿动!」大牛说着就要跑,兰花急忙想拦住,哪里拦的住。兰花看见脚下有一个小土堆,便顺势往土堆上一倒,叫道:「呀,崴脚了,大牛快扶下婶子!」
大牛赶忙放下篮子过来搀扶,兰花装作很疼,让大牛给她揉脚。
「大牛啊,你说你见过比你宝贝更小的,婶不信。你个半大小子还没长大,谁能比你小呢?」
「是真的,我……我见过的,我……我不能说。」
「告诉婶子也不行吗?婶保证不跟别人说!」
「……不行!」
兰花见大牛不说,想起了他那条又粗又长的大屌,眼珠一转说到:「那婶子给你个好玩的,保证你没玩过,你就告诉婶子好吗?」
「是什么好玩的呢?」
「这样,你把婶子背到那边的柳树后面,婶子再告诉你。」
大牛转身背起兰花朝那排柳树后面走去,兰花趴在大牛后背,故意用胸前的两坨肉在大牛身上磨蹭,几下就把自己的奶头磨得硬了起来,想着大牛胯下的那根大肉条,屄缝里忍不住往外流水。大牛感到身上挤着两块软乎乎的肉,转头问兰花:「婶子身上这是啥,咋这么软乎呢,真好受。」
「好受吗,你见过女人身上的这两坨肉吗?」
「我……我见过……那是女人的两个大咂儿……」
兰花很意外,这孩子难道已经睡过女人了?她问大牛见过谁的,大牛不说。
「该不是……你见过你娘的大咂儿吧?」兰花试着问。大牛一听很着急:「你是咋知道的?我……不是,我没见过……」兰花心里笑道果然如此。
来到树后,大牛放下兰花:「是什么好玩的?」兰花看看地头周围没有人,坐在草地上拉过大牛,笑眯眯的说:「大牛想不想看看婶子的那两坨肉?婶子给你看,然后你告诉婶子你的秘密,好不?」
大牛想了一想,还是摇了摇头。兰花说:「没关系,看完婶子有更好玩的,那时你再告诉婶子。」说着撩起了上衣,露出两坨雪白的奶肉,粉红的大奶头挺立着,十分诱人。大牛瞪大了眼睛,觉得一股热血猛地冲到头顶,顿时说不出话来,看着眼前的一对大奶子完全着了迷。
「好看不?」
「……好……好看……真好看……是……粉色的……我娘……是黑的……」
兰花笑笑:「想摸摸不?来,摸摸,婶子让你摸。」说着拉起大牛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乳房上。大牛像触电了一样,双手不自觉地轻轻揉捏,感受着兰花的柔软,舒服死了。手上不自觉加大了力度,像揉着两个白馒头,手指捏了几下两个粉色大奶头,像葡萄粒,可爱极了。大牛开始大力的抓着兰花的奶子,感觉裤裆里的宝贝慢慢膨胀,有点难受,有点奇怪。
「轻点,抓疼了!」兰花开始呼吸急促,奶头上传来阵阵酥麻。她顺手往下褪了褪大牛的裤子,掏出那根大肉棒:「大牛,婶子来教你个好玩的!」说着俯下身把脸凑在大牛那稍微有点发硬的鸡巴前,真是好大一根大鸡巴!软蔫蔫的已经跟马田的相当了!兰花打心底里稀罕,小手轻轻把包皮往后撸了撸,露出通红的大龟头,真是鸡蛋大小!兰花忍不住张开小嘴含住了大龟头。
大牛顿时感到无比舒服,鸡巴开始膨胀变硬:「啊……婶子,好舒服……」
「一会婶子让你更舒服!」兰花大口含住鸡巴开始吞吐。感受着大家伙在自己嘴里迅速变硬,兰花开始兴奋,不禁卖力的啯弄起来。
鸡巴完全硬了!兰花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,大龟头塞满了自己的嘴,顶到喉咙外面还露着大半截。兰花是真稀罕这个宝贝!用嘴唇紧紧啯住大牛的硬棒子快速前后吞吐,舌头不停地围着龟头打转,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声音。大牛受了刺激,本能的抱住兰花前后抽插,想要把整个鸡巴全塞进去。
怎么能全塞进去呢!塞进一半就顶的兰花开始干呕,兰花强忍着让这个初次享受的男孩尽情发泄,感受着大鸡巴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,双手抚弄着大牛胯下耷拉着的两个大卵子籽儿。
「嗯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啊啊……想尿尿……婶子我想尿尿……」到底还是个孩子,只啯了几分钟,大牛就感到肚里一股热劲顺着鸡巴往外顶,越来越酥麻,就想尿尿!兰花紧紧抱住大牛,加大力度啯弄着。「不行了,尿了,啊……」大牛狠狠的往里一顶,大股大股的精水在兰花嘴里爆发出来,鸡巴一跳一跳,足足射了一分钟!
兰花就感觉一股股滚烫的液体喷进自己的嘴里,瞬间装满了整个口腔,好像要从鼻子里喷出来,喉咙忍不住咽了几口,嘴里才轻松些。兰花吐出渐渐变软的鸡巴,由下到上仔细的舔着,把整个阴茎舔的干干净净。
大牛腿软的坐了下来:「婶子,太舒服了……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没憋住尿在了婶子的嘴里,对不起……」
「傻大牛,那不是尿,婶子很喜欢。咋样,婶子教你的好玩吧,现在告诉婶子你的小秘密吧!」
「嗯……我……我见过……见过……见过三叔的,没我大……」
第04章 陈寡妇的秘密
尤兰花心不在焉地往家走,脑子里全是大牛的话,字字印在心里。大牛全说了,大牛觉得兰花婶子对自己很好,就把自己的娘和三叔的事全告诉了兰花。末了兰花嘱咐大牛不要把今天和自己做的事告诉别人,就像当初陈寡妇告诉大牛不要把秘密说出去一样。
陈寡妇名叫陈玉,当姑娘时风情万种,迷倒了不少人,可她只和老刘家的二儿子相好,两人浓情烈火,稀里糊涂吃了禁果,一下子把肚子搞大了。俩人感情也很好,双方家长就定了日子把喜事办了,没几个月就生下了大牛,那年陈寡妇才十七岁。
本来生活还算过得去,家里有一片农田,后来刘二又做起了拉货的买卖,可当刘二死于车祸的噩耗传来,陈玉觉得天要塌了。没多久儿子又大病一场,脑子烧的不灵光,陈玉想到一死。可儿子怎么办?
老刘家四个儿子,另外三兄弟见天的来劝自己要好好活着,特别是刘三,今天送点吃的,明天送点钱,还给陈寡妇买了头牛犁地。刘三天天来劝解自己,一定要把小牛带大。想到自己和刘二的

老王社区官方QQ号:3036594794
老王社区官方交流群①:499624559
每天定时发车,欢迎各位新老司机加入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

帖子

1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0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结交在广州的豪爽狼友,广州性息 q 群 43408308
一起去发廊、桑拿、楼凤、茶艺馆玩mm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